行业资讯

疫情过后,氯化铵市场风云突变,农用、工业氯化铵出厂价格一涨再涨,不断突破历史最高点,个别时间段甚至有价无市,就算是现金交易也根本拿不到货,给湖南江海的高端氯化铵生产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特别是对食品级氯化铵分析纯氯化铵等高要求产品的供应产生了消极影响。

%title插图%num

众所周知我国是氯化铵生产大国,氯化铵产能和纯碱产量息息相关(使用联碱法每生产一吨纯碱副产一吨氯化铵),不仅能完全满足国内生产需求,也还有部分出口创汇。

根据纯碱工业协会提供的相关数据,2020全国氯化铵产能为1562万吨,和2019年持平,氯化铵产量较2019年稍稍回落,产量在1400万吨以上。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氯化铵价格本身就有着三年一周期的说法,随着氮肥产业的“三去”、环保要求提升、天然气供应等因素,行业产能是基本趋于稳定。

本轮涨价周期的直接信号则是中国纯碱工业协会日前发布关于纯碱行业限产的通知

中国纯碱工业协会要求,纯碱生产企业自2020年4月18日至2020年10月18日期间,各企业根据本企业的纯碱产能,降低30%负荷进行生产,降低纯碱和氯化铵产量,减少库存量。再叠加尿素等氮肥价格的上涨,疫情等影响使氯化铵这新一轮上涨周期格外凶猛。让众多中下游厂家措手不及。

作为下游高纯氯化铵生产厂家,湖南江海也受到了不小冲击。受上游厂商配额限制,生产原料的周期性供货被一定程度打乱,江海公司生产所需氯化铵原料均为大厂定制,由于供货周期的不确定,为保证原料质量江海公司只能额外租赁仓库,加大周期性采购原料数量,这样不仅原料成本增加,而且各种隐性生产成本也不断攀升。

%title插图%num

尽管遇到众多困难,湖南江海仍然把客户利益放在首位,积极采用内部生产挖潜、采购销售统一、专人驻厂等手段,尽可能拖延本轮涨价对下游客户的不利影响,让客户有充足的缓冲时间。一直到2021年4月生产利润已到边际线的情况下,才被迫全线产品逐步适当提价。这轮涨价也得到了绝大多数客户的理解。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随着疫情的好转,生产和需求均出现了复苏,但氯化铵的供需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原料价格成本依然在缓慢持续的上涨。江海公司也将不忘初心,继续加大科技创新、工艺投入,克服困难,以优质的产品回馈广大客户。